玄幻:别瞎说,我的笔不是神器

咪乐|直播|视频在线 在将比赛完全带入自己的节奏后,辽宁队一度领先多达31分。

内容简介:

玄幻奇幻小说《玄幻:别瞎说,我的笔不是神器》作者:给我买瓜子,小说讲述了墨寒,桃夭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墨寒女主叫桃夭的小说是《玄幻:别瞎说,我的笔不是神器》,这是作者给我买瓜子原创的玄幻奇幻类小说,在小说中墨寒和桃夭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墨寒女主叫桃夭的小说是《玄幻:别瞎说,我的笔不是神器》,这是作者给我买瓜子原创的玄幻奇幻类小说,在小说中墨寒和桃夭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灭"字无情的轰击在枯尸上,恢弘的大道光耀整个墓室。

仿佛顷刻间,这墓室中的一切邪恶都灰飞烟灭。

本就干枯的尸体瞬间化为齑粉,随风而散

随后,一道人影从外面飘然而入,落在墨寒二人面前。

那是一位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男子,灰白的道袍,孤高冷傲的面容犹如古潭水一般,平静无波。

最为显眼的,就是在披肩长发之上,那和墨寒一模一样的纯白发带,这是宗门权威的象征,代表着未来与希望。

来者,显然是宗门的长辈。

但当墨寒看清眼前人的时候,脸上却泛起一丝古怪,心中不禁嘀咕一句,"切,又是这个面瘫怪!"

倒是一旁的唐堂率先反应过来,赶忙是整理了一下仪容,掸了掸灰尘,屁颠屁颠的跑上前去。

"见过师叔祖,您,您怎么来了?"唐堂头都不敢抬,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然而那中年人依旧是面无表情,就连脸上的皮肉都不曾动一下,转过头来,直视墨寒。

墨寒顿时有一种过安检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就躺在安检机里,被X光照射……

若不是自己的发带是老祖当年亲自相授的,墨寒都有觉得这老狗已经看出来自己是个废人了。

他抿了抿嘴刚想开口问好,心中却是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面对三品邪祟,唐堂本就是有些紧张,他从未和这等怪物实战过。

不对啊!身为衍天泽的大师兄,平日里,向来都是沉默寡言的!

他可不能就因为师叔祖看了自己一眼,就自己败露了。

随后,墨寒强忍着那股子要被看透的目光,故作淡定的微微一笑,颔首行礼,算是问好。

对于墨寒尴尬的演技,中年人没有半点奇怪,反倒是十分满意。

在他的眼里,墨寒就是这么的内敛,就是这么的少言少语。

"方才我恰巧路过这陈留之地,见此处邪气冲天。"

说着,中年人迈开脚步,径直走到邪柩前,话都还没说完,眉毛已是深深皱起。

"这棺门乃是邪祟的逆鳞,是谁将其打翻在地?竟如此贸然行事!"

中年人目光一凝,直接落在了唐堂的身上,"唐堂,你解释一下。"

因为在他眼中,墨寒是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打翻灵柩棺门,那可是忌讳,换来的只有邪祟的疯狂报复。

"这……"

唐堂一看师叔祖一脸的兴师问罪,顿时就慌了,赶忙是给墨寒使眼色,请求支援。

墨寒自然不能替这胖子背黑锅,当即是目光一闪,转脸不看他。

"唐堂!你师父传道的时候,难道没告诫你诛邪不动棺柩的道理吗?"

中年人见唐堂吱吱晤唔的说不明白,顿时眉毛一竖,开口就是教训道。

唐堂也没法解释,总不能说这是自己因为害怕,手一抖才掀了人家的棺材板?那估计下场会更惨。

所以他灵机一动!

"回师叔祖,这棺门确实是我击落的,因为大师兄说了,让我先引出邪祟,他好一击必杀!"

唐堂唯唯诺诺的说得十分委屈,虽然承认了棺材板是他掀的,但也是一把将墨寒拖下了水。

"卧槽,这死胖子!"墨寒心中大大的不妙。

眼前的中年人名为岚辙,是衍天泽最年轻的九品执师,手握三尺撼天笔,脚踏万水山河,可谓是威名赫赫。

但在衍天泽的弟子眼中,岚辙极为严厉,而且做事雷厉风行,即便是惩戒弟子德行,也向来不和宗门招呼。

一直以来,墨寒没少受岚辙的"训导"。

"师叔祖,这事……"

事已至此,逃也逃不掉了,墨寒只能硬着头皮解释。

"叫岚叔!"

岚辙目光微侧,似乎对墨寒对自己的称呼十分不满。

墨寒的求生欲直线上冲,颅内脑细胞剧烈燃烧,终是想到了什么,刚要开口。

"不必多言,岚叔相信你的实力!"

岚辙背过身去说道。

呃……

墨寒站在岚辙身后,冲着唐堂就是一个中指,仿佛在说,"瞧见没?这就是实力!"

"我擦!"唐堂心中原子弹爆炸!"奶奶的,区别对待!这是区别对待!"

岚辙手上印法翻飞,喘息的功夫便已是重新将邪柩封好,然后表情严肃的转过脸。

"唐堂,你的问题,我们日后在议,墨寒,先随我回宗。"

唐堂似乎早就知道是这种结果,白眼儿都懒得翻,心中鄙视,"嘁!双标狗!"

因为师叔祖出手相助,墨寒二人总算顺利的完成了此次任务。

墨寒长舒一口气,"看来这次老子大难不死,穿越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随后,他踏上了岚辙的"飞剑"。

说起来,这算是墨寒穿越以来,觉得最新鲜的事了。

那就是当灵枢大陆的修士达到一定境界之后,召唤的灵笔精纯如实质,可以御笔而行!

"御剑"墨寒不只在电视剧里看过,自己的仙侠剧本时常描写。

但是"御笔"飞行这算是这几个月来的头一遭。

墨寒站在灵笔后面较为宽大的位置,不断地向下张望。

此时的他们,已是凌驾于云霄之上,山峰秀水不断地飞逝,速度极快。

……

灵枢界,南境,浮陵太邱。

绵远流长的钟声从丘陵之后传来,回荡在这浩瀚天地之间,久久无法宁息。

这里算是衍天泽的山门,从太邱过去,便是无尽的大泽,迷雾缭绕,亭台轩榭。

在这片大泽上是不允许飞行的,泽上是雾也是阵,随时都能要了擅闯者的命,所以只能乘船低调进入衍天泽宗内。

"柳垂丝,花满树,莺啼楚岸春天暮。"

"棹轻舟,出深浦,缓唱渔郎归去。"

"罢垂纶,还酌醑,孤村遥指云遮处。"

"下长汀,临深渡,惊起一行沙鹭……"

伴随着摆渡老者悠扬的歌声,一道人影率先从雾气弥漫中脱颖而出。

一袭白衣,一壶酒,一柄折扇,披散的长发,俊俏精致的面容,墨寒伫立在船头,龙章凤姿,宛如画中走出来的仙人。

墨寒特地在太邱处重整衣装,身为衍天泽的大师兄,自当潇洒!

唐堂拿着完成任务的证明,从船尾挤了下来,很显然,像他这种"伟岸"的身躯,这只小船着实有些不堪重负。

"参见大师兄!"

"师兄好!"

周围的人见状,皆是眼前一亮,然后立刻向墨寒鞠躬行礼,态度极为恭敬。

衍天泽相比于其他仙道宗门,最注重的就是礼法,所以衍天泽的弟子间一向长幼有序,尊卑分明。

墨寒脸上带着豁达的微笑,逐一颔首,算是回礼。

然而,正当他朝着远处的大殿行去时,一道窃窃私语却是落进他的耳朵。

"听说了吗?桃源居那群人又找上门来了……"一位弟子说道。

墨寒脚步一顿,只感觉背后凉风突起。

"又双叒叕来了?那夭女当真是无所畏惧呀!"另一位弟子附和着。

墨寒后退一步,或许自己此时回宗是个错误!

一点都没错,桃源居,这么小气的名字,它竟然也是一个仙门!

门下有一女,名为桃夭,不知怎么的偏偏迷上了墨寒,总上门来找他的麻烦。

衍天泽的弟子们私下称她为夭女,亦有妖女,魔女之意。

"听说这次桃夭是来联姻的……"一名弟子突然八卦道。

墨寒二话没说调头就走!边走还边喊道,"船夫!别走呀,在下有要事,急需出宗!"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玄幻:别瞎说,我的笔不是神器》第2章双标的面瘫怪试读结束。

第3章桃之夭夭

"大师兄?不是才刚回来吗,你要去哪?"

身后的唐堂微微一愣,好奇的问道。

"师弟!事发突然,为兄先走一步!告辞!"

说罢,墨寒黑着脸,匆匆就是往岸边走回去。

被晾在一旁的唐堂顿了一下,脸上狂喜,这么说来,大师兄是真打算让自己独领这份功劳了!

"师兄一路走好!"

唐堂嘿嘿一乐,转身便是继续往衍天泽深处行去。

这下身边没有墨寒同行,他可就成了宗门真正的大哥大。

"你你,不准在大师兄身后窃窃私语!"

"看什么看!今日份儿的道德经交了吗?"

唐堂生生喝退了一众人,神气地腆着肚子,一路昂首挺胸,阔步向贡献堂走去。

墨寒心中忐忑,桃夭那个小魔女他可招惹不起。

桃源居别看名字一点都不霸气,但桃源居的老祖那可是被称为世外仙人的至强存在。

他的孙女桃夭虽然修为高,人漂亮,但实在是刁蛮胡闹,墨寒自认无福消受。

"阿弥陀佛,多亏老子从小听力过人,不然今天算是栽了!"

墨寒徘徊在大泽湖畔,左右也等不来船,"实在不行……不如直接下水,游出宗去?"

心中思量着,墨寒见四下无人,刚想往水里跳,一直大手却是直接将他拎了起来。

"墨寒?还想跑!"

一位灰衣麻袍的老者气得胡子都吹了起来,"自己惹的桃花债,等老子给你擦屁股?!"

"师,师父……"

墨寒挣扎了几下无果后,只能是无奈苦笑,"师父,您也知道,徒儿潜心修行,根本无意男女之事。"

笑话,自己身边的人越是亲近,就越容易看出老子是空灵根的事实。

"老子要是仙灵根建在,哼哼,分分钟娶她上百个道侣!"

墨寒脸上忿忿不平,老者还以为自己的爱徒受了什么委屈,赶忙是心疼地松开手。

"唉,若是放在平日,为师自当为你撑腰。"

老者思量再三,唉声叹气道,"但今日桃源居本家来人了,你必须给我到场,不然师父他老人家绝饶不了你!"

师父的师父?墨寒眼皮一跳,那不就是师祖嘛?

"哎呀,师父你就说我出差了!得个一百年才能回来!"

墨寒这边话音刚落,人已是纵身一跃,眼看就要一个猛子,扎进大泽里。

"出差"是何物?老者心下一愣,手上却是大笔一挥。

一个"囚"字正中墨寒屁股上,然后老者大袖一挥,磅礴的灵力将墨寒直接送到了大殿门口。

"哎哟!疼死老子了!"

墨寒看着自己突然出现在的地方,这里足足离河岸边有百余丈的距离。

能单单凭借着灵力就把自己送到这殿门口,这老头的实力怕是深不可测!

他从地上爬起来,就嗅到一股淡淡的檀香,从大殿内悠然飘出。

香炉里燃的是黑花梨?看来这次桃源居来人的身份不一般呀!

坏事了!上次我让三师弟揍了那小丫头一顿,这下死定了!

墨寒举步维艰,但在师父的眼色下,他只能整理了衣襟,然后迈入大殿。

大殿内十分开阔,两侧客席由卷帘纱帐相隔,看不清其内何许人。

倒是主位上的老者,墨寒认得,正是衍天泽当代老宗主——顾长卿。

"弟子墨寒,拜见师祖!"

墨寒跟着师傅快步走到主位正前,双膝跪下,恭敬叩礼。

端坐在主位上的顾长卿见墨寒进门,脸上多了几分喜色。

墨寒是九大仙门里唯一的仙灵根,才十七岁便成就了五品执师,让衍天泽在灵枢大陆长足了颜面。

"墨寒,你来的正好,桃门主此次来,正是为了寻你。"

桃门主?桃夭她爹?那个爱女如命,小气巴拉的古怪药师,桃白白?

墨寒心中十分臭屁地吐槽着,但身体却是依旧"诚实"地走上了前去。

"弟子不知桃门主驾到,失礼了。"

墨寒行了弟子礼,心却提到了嗓子眼,真是这老家伙,吾命休矣?

只听见客席帘帐内一道男声,"夭儿!不可胡闹!"

然后,帘帐便被直接掀开,一个淡粉色长裙的少女,后脑系着细长的马尾,蹦蹦跳跳地就是来到墨寒身前。

"墨寒哥哥!人家想死你了!"少女一把拉起墨寒的手,嘤嘤地叫到。

墨寒听到如此甜腻的声音,非但没有感到心猿意马,反倒是脸色一僵,整张脸上的坚毅表情都差点垮了下来。

他忙是后侧一步,正色道:"桃师妹,男女授受不亲,怎可如此?"

谁料少女竟是一步迈近,踮着脚尖便是"哒哒哒"地凑到墨寒的身边,一把拉起他的胳膊,粉嫩的嘴唇贴在他的耳畔,"哼,臭墨寒,你跑不掉的!"

墨寒被桃夭小嘴里的热气一吹,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他就知道这个丫头满肚子的坏主意!

但面对挑衅,墨寒可从未怕过,他装作一副认真听事的样子,好让他人不要心生误会,嘴上却是咬牙切齿地道,"死丫头,你休想得逞!"

见墨寒二人靠得如此之近的耳语,帘帐后的桃门主早就坐不住了。

这可是他宝贝女儿!桃源居的掌上明珠!上门提亲想要和女儿百年好合的青年才俊,从这都能排队到东海里!

不行,这墨寒,老夫得亲自试探试探!

"墨寒,听说你精通六道,奇门遁甲样样信手拈来,可否让老夫开开眼界?"桃门主核善的笑道。

哈?精通六道?

墨寒木讷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师父,老者尴尬一笑,将头瞥向别处……

然后,墨寒再次将目光看向主位上的师祖,发现顾长卿的神色同样有些怪异。

老子精通个屁的六道?这老哥俩明摆着在外人面前吹嘘过头了!

心中呜呼哀哉,墨寒只能是自己找话圆场子,现在真动起手来,他必定是被这妖女吊起來暴打呀!

"咳,我辈修士,自当博学广益。"墨寒只能是硬着头皮应承道。

"哦?我家夭儿对你的实力可是好奇得很。"

桃门主的意思十分明显,不服干就完了,双方比上一比,他不相信自己的宝贝女儿会输。

"大庭广众之下,与一女子动手,非我辈之道。"

墨寒义正言辞道,主位上,顾长卿也是欣慰地点了点头,这确实不是君子之道。

"爹,墨寒哥哥不愿意,你就不要逼他了。"

桃夭似乎在担心着什么,连忙开口劝道。

"那这么说,墨寒你甘愿认输,败给小女咯?"

桃门主可没有打算轻易放过这小子的意思,他冷冷一笑,显然是找了墨寒的语病。

墨寒微微一愣还不等回应,大殿之上已是三四声咳嗽。

顾长卿直视墨寒,眼睛中的意味十分明确,"事关衍天泽的名声,无需留手!"

墨寒缩回目光,只觉得谁在自己身后拉了一把,一道丝音已然入耳,"他桃白白神气个屁,狗娘养的!墨寒给我狠狠的揍这小丫头!"

墨寒心下无奈,这出的都是什么鬼主意啊!

简直有失君子之道,自己若是真动手了,才是丢衍天泽的脸吧?

况且他现在连怎么唤灵,怎么凝聚灵笔都不知道,谈何取胜?

这事看来只能是从桃夭这里入手。

萧何心中思量着计策,目光偷偷地,不怀好意的落在了一旁的桃夭身上。

"桃师妹真想与我动手?事关我衍天泽颜面,师兄可不会怜香惜玉哦!"

桃夭一直躲在桃门主的身后,注视着墨寒,那一瞬,仿佛这家伙在冷笑?

"莫非这臭家伙真打算揍我?"

桃夭水灵灵的大眼睛溜溜的一转,论修为比斗,自己万万不是墨寒的对手,阿爹也真是的,怎么好意思真让自己女儿出丑!

"嗯……我听闻师兄在丹药上的造诣也是极高,不如咱们比炼丹,你看如何?"她连忙避开原先的话题。

炼丹?

闻言,主位上的顾长卿有些傻眼,墨寒身旁的师父赶忙是拉了他一把。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神医少年

回到顶部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