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630章 暗中的潜伏者

咪乐|直播|app|官网苹果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11号鬼市,居然是在一片墓园之中,很多树枝下面都挂着一盏灯。

白流风看到那些灯光的颜色都不一样于是便开口问着前方那个提灯人“大叔,你多少岁了?为什么这些招牌里面的灯光,分成三种不同的颜色,这其中有什么不同的含义吗?”

提灯人是这片墓园的负责人,是一个驼背,而且相当的厉害,他皮肤白皙的可怕,但是皱纹很深,根本看不出实际年龄,当然了,对于这种人而言,年龄这种东西已经无所谓了,人之所以会在乎自己的年龄,无非是处于惶恐。

老年人害怕一年一年的前进自己提前进入坟墓。

壮年人害怕年龄是担心身体的毛病越来越多。

年轻人担心年龄是因为害怕越往后越是一事无成。

那提灯人笑了笑“我也记不清我多少岁数了,至于你说的那些的灯光嘛,的确是有含义的,那些绿色的灯能够贩卖前世,在那些摊位上面,你能够看到自己的前世是做什么的,那些黄色的灯光,能够贩卖今生,你想要看小时候或者看未来,都可以满足你,那些蓝色的灯光贩卖的是来世,说的是你下辈子是做什么的,如果你们感兴趣,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

前世、今生、来世,这让玲珑果顿时提起强烈了好奇心,吵着要去看看。

在绿灯招牌的摊位上面,看到客人过来,一个黑袍人缓缓的站起身,行骑士礼

“欢迎光临,各位尊贵优雅的小姐。”

“客套话就免了吧。”,提灯人转过头问道“你们谁想要看看自己的来世?”

我要看我要看,玲珑果疯狂的举起手,那卖家嘿嘿嘿一笑,然后举起双手,顷刻间烟雾从他的衣袖中不断的飞舞出来,紧接着只看到卖家双手不断的舞动,黑烟在天空中不断的卷动着,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镜子悬浮在天空中。

玲珑果站在镜子面前呆萌的眨着眼睛,接着在镜子里面出现一艘巨大的战船,一个独眼海盗不断的握着战刀吼道“给我将岛屿上面的金银财宝洗劫一空。”

啊?玲珑果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前世居然是一个海洋上面的霸气海盗,立刻摇摇头表示不能够接受,白流风则是安慰着他“上辈子坏事做多了,这辈子智商被剥夺了一部分,唉,都是命。”,接着小白看向海棠“姐,你不看吗?”

这是算命吧?是不是一种特别的迷信?海棠耸耸肩表示不怎么感兴趣。

提灯人意味深长的笑着

“很多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所谓金钱只是衡量一件物品的标尺,你喜欢,这件东西即便价值千金你也能够豪爽的一掷千金,你不喜欢,就算这件价值连城,在你眼里,也只是个垃圾,人对一件东西的喜欢程度不同,所以每个人的价值观,自然就不同。”

所以万物本无价,奈何人心有高低,提灯人的这番话勾起了海棠的兴趣。

她也站在了往生镜前面,但是这一次镜面上面始终被一层黑雾所笼罩,大概一分钟后镜面里面的画面在逐渐的清晰,画面中,居然是一只高贵的波斯猫懒洋洋的趴在一个人的身上,然后看着海棠慵懒眨了眨红蓝相间的眼睛,接着无聊的吐了吐舌头。

那个人一直没有正脸,只是露出一个身体,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波斯猫。

“感觉像是那种贵族人家的公主。”,玲珑果对着小白说道。

这是什么啊?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海棠看着提灯人无奈的一歪头“就是个画面。”

“有些事情看个大概就好,其实没必要刨根问底。”提灯人说道“请付款吧。”

海棠从口袋里面拿出两个金币交给了卖家,卖家收起了往生镜,再拿过金币的时候突然小声的说了一句“生死循环本来是世界的规则,但是也是有些人,胆敢超越这种规则的,俗话说,规则,其实就是用来打破的,建立起来新的规则的人,他们便是理所当然的主宰者。”

这番话,一直到海棠走了很久都没有想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时间上也不够她仔细的去思考了,她这次来到鬼丑市场,全部都是因为冥府的一个电话,其实不用他仔细说,夜昌东的事情已经闹得人尽皆知,而身为白灵弟弟的他,也是因为血脉的原因,在白灵的遗书中被提及“倘若那一天他真的有生命危险的话,麻烦救他一命吧。”

如果不是因为这句话,海棠绝对是会袖手旁观的。

但是如何去拯救,就成了一个大问题,现在的夜昌东被关押在世界政府手中,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在受到帝君虹的管辖,但是如果细细的一想,齐麟能够使用相同的手段,那么帝君虹难道不能够吗?

况且,帝君虹身边那么多智者给他出谋划策,他能够选择的道路非常非常多:

第一条,帝君虹可以趁势灭掉血榜,树立起来世界政府的威严。

第二条,帝君虹可以顺势接管血榜,用“名存实亡”的方式将精英杀手全部都饲养在自己麾下。

第三条,帝君虹可以趁势成为地球领导人,与夜昌东进行“共生”的关系。

共生二字是一本书籍《白夜行》里面被提及的概念,你可以将他理解成两个人互相搀扶、互相扶持,但是恋人未满、友情之上、一种非常特殊的关系,在没有太阳的天空下,彼此活在对方的阴影里面,帮助对方铲除生活、事业、道路上面的很多疑难杂事。

所以夜昌东之所以找到帝君虹,是因为想要谋害自己的敌人不明白,在帝君虹的保护下,在世界政府危险的地方,对于自己而言,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可以隐藏在这个里面,利用帝君虹,来找到想要陷害自己的始作俑者。

而帝君虹之所以还没有动他,并不是因为夜昌东面子有多大,背后的势力有多吓人,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还没有选择好自己要进行的那条道路,暂时留着他的狗命而已。

成年人之间热情打招呼的方式,除了人情,便是互相留用,友谊只占据很少的5%。

所以“感情”与“信赖”这两样东西就是你的左右手,利用的好,它们能够帮助你建立起来万里山河,如果利用的不好,很容易粉碎,甚至都不用去紧握双手,风一吹就散了。

这是它们双方的立场,站在海棠的立场上面来看,这两人想要做什么一目了然,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想要帮助夜昌东逃过这次的劫难,海棠首先要让灵宫的人跟夜昌东取得直接的联系,这一点灵宫已经有人去世界政府里面做了,其次就是,如果让夜昌东明哲保身出来。

这需要一个高人在背后指点。

墓园的最深处,居然是一片跟那些黑暗的坟墓格格不入的草莓园,草莓园的旁边有一辆轮椅,上面坐着一个长相很普通的男人,短发,看起来四十岁出头,目光深邃,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摁动电动轮椅的按钮缓缓的转过身。

“好久不见,海棠妹妹。”,他说道。

“朗先生。”,海棠走上前与他亲切的拥抱,朗先生的脑袋象征性的动了两下,然后笑着说道“真想要拥抱你,但是我全身上下除了脖颈以上的地方都不能够动,真是遗憾,你出落的愈发的水灵了,结婚了吗?”

从两人的打招呼方式来看似乎是故友。

这让玲珑果问道“这个朗先生是谁呀?他身体有障碍诶,他能够帮助我们吗?”

白流风瞪了她一眼让她不要随便说话,然后说道“上天剥夺了一些人的自由的时候,会赋予他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东西,这朗先生是凤凰翎的人,而且地位比四大魔女(韩菲、南漠漠、宁琳、上官月)还要高,你要注意说话的方式,小心别得罪了别人。”

海棠走到朗先生的身后推着轮椅摇摇头“没有人追我,嫁不出去。”

“哈哈哈…是你眼光太高了吧。”,朗先生对着提灯人点点头,示意他可以里去了,站在原地的提灯人将手中写着“奠”字的灯笼吹灭的时候,身体也随着黑夜一起消失的无隐无踪,朗先生接着说道“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你们不是还要赶去黑暗世界老国王的葬礼吗?唉,那真是一个英雄豪杰,只可惜浪花淘淘,时代之中,总是要吞噬数不尽的人。”

老国王的死亡对于世界都是一个很强悍的冲击力,海棠也是叹息一声。

“昌东的事情,我已经有主意了,最关键的是,他现在在帝君虹那里,你们灵宫派遣出去跟他接触的人,能够顺利的跃过世界政府的防线吗?在世界上面能够悄然无息潜入敌人内部的,天劫的君麒麟可是第一人,只要这件事情有把握,剩下的,就容易多了。”

“放心。”,海棠很自信的点点头“那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

是吗?能够在八大王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跟夜昌东接触的人,想必也有过人的本事,朗先生点点头“对夜昌东的谋划者,只要事情的导火线点燃到惊动其他领导者的高度的话,只要殿长、夏天、黑曜、圆公子他们动手,事情就好办了,最关键的就是…”

朗先生抬起眼睛看着海棠

“你是想要让他保住地位,还是只是想要保命,不同的后果,进行的过程,也不同。”

“我想要让他死,但是师傅的遗愿,我又不得不遵守。”,海棠也是一筹莫展。

“所以说,既要完成师傅的意愿尊师重道,也想要夜昌东在这样力量的围攻下活着,那很简单。”,朗先生说道“万事万物,都是可以操作的。”

XXXX

世界,圣辉岛上面的圣辉大厦上,夜风凛凛。

帝戬挟持着齐麟要挟着水之都的无数人,倘若帝戬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司徒明他们可能还会想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来对付,但是帝戬是一个降头师,而且级别非常高。

“不要想着能够将你们的老大救赎出来,我告诉你们,我的生命其实也不多了,我不怕用我帝戬一条命,换他齐麟一条命,我是烂命一条,但是他,却是世界上面很多人的宝贝吧?”,帝戬看着司徒明怒吼“把东篱给我叫过来,听到没有?”

他已经在大厦下面了,正在上来,司徒明尽量的延缓着“帝戬,你不要冲动。”

帝戬的性命的确是已经没有多久了,上一次在布丹王国的时候他是身受重伤,当时都已经濒临死亡了,但是后续他又使用了强行续命的办法来延长自己的生命,所以帝戬一直都是阴曹地府界追杀的对象。

除了帝戬之外,阴曹地府界索命的天门头号目标,就是神医陆时。

在人道上面来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是在天道上面来说,这就是逆天的行为,在你性命攸关周围,在这个都是陌生人的世界,希望你活着的,只有医生。

电梯门一开,凯特琳娜和东篱他们全部都是纷纷的跑出来,东篱晚上喝的酒还没有来得及消化,但是听说此事也是吓出一身冷汗,他喊道“帝戬哥,你这是做什么呢?齐麟老大,可是这一次配合我们寻找罗刹岛的朋友啊。”

接着东篱瞎鸡霸猜测道“帝戬哥,难道你是别的阵营的奸细吗?你想要杀掉齐麟先生,然后将这件祸事嫁祸到天门的头上吗?”

司徒明眼睛一亮,而帝戬则是莫名其妙的看着东篱“你这段时间,都在圣辉岛上面干什么了?你不知道水之都想要害死我们吗?小张都把玄霄杀掉了,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不知道兄弟们在幻影海域经历着怎样的痛苦吗?”

玄霄死了吗?东篱好像是村里面刚通网的傻叉一样,震撼的问着司徒明。

他这几天被司徒明伺候的简直像是皇帝一样,连给夜宴发送实时消息都是漫不经心的,出事的时候,他还在温柔乡里面醉生梦死,满脑子都是白嫩嫩的双腿和女人们的声音,此时此刻听到帝戬这样说,东篱怒吼着看着司徒明“帝戬哥说的真的吗?”

“假的…”

司徒明立刻说道“他简直是胡言乱语,东篱,我们对你怎样,你自己说。”

想起这几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东篱连忙说道“好,真的很好,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

“玄霄老大毫发无伤,你不信你可以问这里的所有人,他在海域上面为替天劳心劳力,结果得到的,是怎样的侮辱和评价,这是不是不公平?”

“帝戬哥,你到底是投奔谁了?你不能够这样信口雌黄呀。”,东篱一时间被搞懵了。

我的天呐祖宗,我们到底还是不是队友?这个时候你怎么能够相信别人?

帝戬想要杀人的心思都有了,他咬牙切齿的喊道“东篱,你手机不在身边吗?你查一查信息不就知道了?现在世界铺天盖地无数条震撼世界的消息,你刚刚进入时代,没有什么经验,我不怪你,但是你不能够拿没经验当借口呀,听信别人的一派胡言。”

对哦,东篱连忙摸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懵了。

他不久前打开手机的震动模式,跟一个小姑娘正在卿卿我我呢。

司徒明当机立断的说道“东篱,你用脑袋想一想,如果我们真的在海洋上面加害替天的话,对于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有什么好处东篱知道个P,司徒明就是要干扰他的判断力。

“你也是杀戮到替天8号的杀手呀,实力肯定是强劲的呀,想必你的智商也很高,这种事情,能够瞒得过你吗?我说一个最直接最有效的。”,司徒明指着帝戬说道“为什么替天的人都在幻影海域里面,帝戬一个人偷偷跑出来了?恩?你是看着他们上船的吧?”

对呀!

东篱突然想起来,当时他们一群人是一起上船的,为什么单独就帝戬一个人出来了?

这一下让帝戬不断的喊道“我是出来解围的,解围的。”,但是明显感觉到司徒明这句话杀伤力太强了,他是陈流年临时派遣出来的,但是东篱不知道啊,在这样的误会下,齐麟喊道“东篱,天门是我们永远的朋友,不要被小人蒙蔽了双眼,帝戬已经投靠别的阵营了,他这次,就是想要杀掉我,然后嫁祸给天门,让天门和水之都两家开战,其心可诛啊。”

东篱握紧拳头看着帝戬

“你说替天有危险,那你怎么在这儿?身为兄弟,难道不是应该共同作战吗?”

帝戬苦口婆心的说道“兄弟,你看看手机的新闻,你就知道了。”

“我不用看,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东篱指着自己的双眼铿锵有力的喊道“我只看到你,想要杀掉水之都的齐麟老大,然后嫁祸给天门,你到底投靠了谁,你还说替天有危险,出卖自己的兄弟,我是替天的人,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兄弟们受到伤害,绝对不允许我的天门受到你这种垃圾的污蔑,你敢做天门不好的事情,我东篱第一个不答应。”

他慷慨激昂的拍着胸膛说道

“我是吃夏天龙头的饭才活着的,我要对得起天门,绝对不会让你得逞,陷害天门!”

我的天呐,兄弟你真的是太优秀了,但是你这份少年热血如果被人利用的话,那就是绝对的愚蠢,帝戬正在酝酿的时候,司徒明再次嘴角一翘说道“东篱,我再强调一遍,你可是替天的八号,而且是实打实用实力升腾上来的,眼前的人是谁?他们以前的组织叫做黑玫瑰,是水之都的背叛者,你想一想,背叛的次数只有0次或者无数次,该怎么样,我想你心里面应该有数了。”

“我当然知道。”,东篱的额头闪耀出来格外刺眼的金色光芒。

不愧是五谋之一呀,看来你很懂得应该要怎样去说话。

从帝戬的衣袖里面,一根蜈蚣迅速的爬出来,然后帝戬让齐麟吃下蜈蚣,接着说道“所以说你们不要逼我,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们的老大痛苦难耐。”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东篱指着帝戬说道“我知道怎么破他的降头术,帝戬,有我东篱在,我绝对不会让你做任何危害天门的事情。”

随后东篱双手不断的舞动着,双掌之上带着一缕缕金色的流光,接着轰然一下狠狠的拍打在自己的天灵盖上面,额头中心处,两块皮肉逐渐的朝着两旁扩散,紧接着一只黑黢黢的眼珠子从皮肉里面凸显出来。

易经-天眼通。

东篱猛然的抬起头,刹那间只看到他额头的天眼中一道金色的光芒飞升而起,划过虚空后,带着一声劲猛的“嘭”声轰炸,径直的撞击在天幕上面。

金光在天空中“轰然”一下疯狂的扩散,随后在苍穹之下,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字符形成了一个巨大闪光的周易圆盘,不偏不倚的正好盖在帝戬的上空。

“你这个蠢货,你被人利用了,你知道吗?”,帝戬义愤填膺的骂道。

“想蒙我东篱,没有那么容易,我今天就代替小张大哥,来惩戒你这个背叛天门的叛徒。”,东篱的双手猛然的张开,顷刻间两个闪耀的光轮在左右手的手掌上面“嗡嗡嗡”的如同圆锯般的转动起来。

东篱一脚踏地勇猛的朝着帝戬冲锋过去。

“真TM的愚蠢。”,事已至此,帝戬双手的黑烟一阵闪耀形成黑瞑战枪。

“当当当…”,光轮与黑枪不断的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司徒明赶紧让手下的战士们去营救齐麟,但是一靠近齐麟的那片范围,从地面下,密密麻麻的蜈蚣不断的涌动出来,如同利箭般的“嗖嗖嗖”的弹射而起,见人就咬,咬下就顷刻间中毒。

不要过来,等这个家伙被东篱打败之后你们再上也不迟,齐麟摸着肚子,能够感受到那条蜈蚣在肚子里面移动。

XXXX

幻影海域,罗刹岛,正当铠撒他们要对张命寒发动最后的进攻的时候,辉星听到属下们汇报的消息后猛然的瞪大眼睛,然后走到铠撒的身边一阵耳语。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蓝锦他们都是吃屎的吗?这都看管不好?”,铠撒的话让张命寒感觉到莫名其妙,也的确,帝戬是陈流年派遣出去的时候,那时候小张已经朝着罗刹岛上面冲锋过去了,并没有察觉到水之都当时的阴谋诡计。

紧接着听到东篱出手的消息,铠撒恶狠狠的一笑“那么也就是说,事情还有转机是吧,趁着折断缓冲的时间,将张命寒一举拿下,所有的事情都会烟消云散,你们替天的人杀掉我的玄霄大哥,今天就算是鱼死网破,我也要扒掉你们一层皮。”

“张教授,你要想清楚呀,你要是输了,替天可就是真的解散了。”,墨玺在旁边提醒道。

“我当然很清楚这样的后果,不过如果这一关过不去的话,也就说明替天只是这种程度的杀手团队而已,不值得让人期待他们以后的表现了,这样的队伍,就淹没在时代的潮水中,也未尝不可。”,小张话音刚落,“唔吼吼…”暗影双龙的幻影顺着他的身体一阵缠绕。

一团团的幻焰顷刻间变成一颗颗的巨型火球,从小张的手中连续不断的喷发出来,在朝着前方的凯撒发射而出的时候,凯撒的瞳孔一阵凝缩。

“震裂-空气破碎!”

他的能力早就已经觉醒,此时此刻单单只是凭借着意念的操控便将前方飞舞过来的无数幻焰火球全部都震裂成粉碎,正当铠撒要出手的时候,菲和漠漠从身后走出来说道“既然铠撒大哥要赶时间的话,那就将事情交给我们吧。”

“不会让你失望的。”,漠漠看着张命寒很好奇的说道“我们两姐妹也想要看一看,错误的进化,邪恶的形态的人…”

“到底有多强。”

随后两人异口同声的一声呐喊“神界-中级!”

“嘭…嘭…”,两股气浪顿时随着两人的境界释放将周围的地面狠狠的轰炸破裂,菲没有扎头发,长发一甩身体变成一道墨绿色的光芒朝着张命寒冲刺过去,瞬息之间,小张只感觉到一股香风扑面而来,接着一条美腿从前方狠狠的踢踏过来。

双臂举起来挡住菲的侧踢的瞬间,菲的身体一个旋转,双掌从前方雨点般的不断的轰炸过来,“咚咚咚咚…”小张同样是双臂舞动,拳与掌,瞬间带着无数气浪的轰炸连续不断的轰炸在一起,虽然看不出菲这般曼妙的身材居然隐藏着如此惊天动地的力量,但是小张没有丝毫的轻敌大意,随着一声气浪“咔”的炸裂,双拳对双掌,让两人暂时的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菲面无表情的迅速的拉开距离,而后一巴掌狠狠的拍打在地面上。

“藤蔓围攻”

一根根巨大的绿色藤蔓如同巨大的蟒蛇般“咚咚咚…”从张命寒的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冲锋出来。

“张教授,小心啊。”,藤蔓将小张完全包裹,墨玺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什么时候,从墨玺身后的空间中,一只手猛然的伸出手握住了墨玺的嘴巴,将她拖进了黑暗里面。

小张抬起头的瞬间,一根根巨大的藤蔓扎根地面、但是其他部位如同尖锥般的从四面八方冲向自己,“轰…”刹那间一股幻焰澎湃的朝着两旁扩散出去。

在藤蔓围拢靠近的瞬间,“呜吼…”两条暗影双龙互相缠绕着从藤蔓群里面霸道的飞舞出来,在天空中形成张命寒的身体后,小张神之右手一阵舞动,“滋滋滋…”从四周炸裂的空间中,一条幻焰形成的暗影巨龙霸道的冲锋出来。

暗影双龙-無双-幻焰猛龙。

巨龙带着霸道的怒吼朝着菲冲锋过去的时候,只看到漠漠双脚一个弹跳从地上飞舞起来。

神拳。

她握紧拳头右臂弯曲的瞬间,身边的一条条金色的武装系域气不断的变成长达百米的巨型手臂,握着拳头,跟随着漠漠舞拳的动作,狠狠的打在幻焰巨龙上面,爆炸一拳“嘭”的一声凶悍的舞动,将幻焰巨龙打的变成了漫天坠落的幻焰元素。

下一刻只看到漠漠踩踏着虚空朝着张命寒冲锋过来,一记重拳朝着小张冲锋过去的时候张命寒双臂交叉。

神拳撞击在小张身体上面的瞬间,下一刻只看到小张的身体上面带着神界中级武装系域气的爆裂,粉碎小张所有的防御,将他一拳从天打落下去,“嘭…”身体落在地面上的张命寒撞击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而天空中的漠漠一声怒吼。

“真·武魔偶召唤-金刚武神。”

巨大而灿烂的光芒在漠漠的身后闪耀而起,随后只看到一个高达两百米、浑身金光闪闪的巨型武魔偶从漠漠的身后站起来,这个武魔偶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是锻造到近乎完美,身后背负着一个巨大的“武极天轮”,长发和胡子一起全部都金光闪闪的漂浮在天空中。

“神拳X金身武神-超杀-千手神落。”

那巨大的金身武神爆发出一声恐怖的低吼,紧接着身体的两侧,“刷刷刷…刷刷刷…”无数条胳膊在瞬息之间全部都生长出来,而后每一个胳膊都是握住了拳头,紧接着对着下方的张命寒“咚咚咚咚…咚咚咚…”不断的冲击着。

随着一道道孔武有力的拳头从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不断的降落与冲锋,整个罗刹岛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而下方地面下的张命寒只能够用最强的防御来抵挡着,但是每一拳的力量还是让他痛苦不堪。

他只看到身边全部都是金色的拳头不断的降落,闭着眼睛疯狂的抵挡的时候,身体上面的防御一层层不断的被打破,鲜血龙鳞飘舞,小张正痛苦的时候…

就在金刚武神收起拳头的瞬间,侧边黑暗中的贪狼突然握着手中的蝴蝶短剑速度极快的冲锋过来,在无数充满了拳头的凹痕地面中,转眼间来到小张的身边,握着手中的蝴蝶短剑,朝着小张的胸膛狠狠的刺过去。

“贪狼,不要杀他,我要折磨他。”,铠撒喊道。

“我要为玄霄老大报仇。”

贪狼的屠兽圣武蝴蝶短剑狠狠的刺进了小张的胸膛中。

百度